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姑苏君子的博客

行 而 悟 悟 而 行

 
 
 

日志

 
 

我的二胡缘  

2017-06-29 02:17:16|  分类: 心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通常,没有上过学的人,可以定义为文盲。

        以这个标准定义的话,我是个不折不扣的二胡盲。

         很小的时候就有机会接触二胡。但并没有从内心中自然勾引出对二胡的热爱。

        然而,就像人生中的很多东西都源自于一个缘字一样,二胡与我,也有着偶然与必然的缘分。

        得益于亲缘,有机会在真正接触二胡时,就能与‘’顶级二胡‘’为伴。我的长辈是早年毕业于南艺二胡专业的,列为国内二胡名家闵惠芬的师兄。

        尽管如此,二胡与我也就是如同篮球与姚明的女儿般,只是生活中的常客而已,并没有从内心中产生多大的喜爱感来。

        记得有次和闵惠芬大师零距离接触时,边上的胡迷们激动的情景让我很不以为然。

        这或许是道之不同的缘故吧。

         真正有心于二胡,要归功于一个将步入老年的朋友的学琴举动。

         朋友很熟。一次茶聚时偶然告知我他在学二胡。

         这让我很惊讶。

         朋友并没有音乐方面的天赋。甚至说没有音乐的基础。然而,对于二胡的执着的热爱,却很是感染了我。

         对于音律的基础和对二胡的了解,很显然,我是远高于他的。这也就勾起了我对二胡的关注。

         这,也仅仅是停留在关注而已。

        二胡真正走进我内心的缘由,是因了杭州的二胡名家孙以诚先生。

       孙老师早年就读于中央音乐学院附中。专业就是二胡。

        我知道,要想进入这个学堂是件不简单的事情。除了必要的基础之外,天赋也是必不可少的。

        孙老师和我一样,有过从军的经历。

        我是海军。他是铁道兵。

        和孙老师的相识便是源自于他编辑的《铁道兵》期刊。

        这和我的职业几乎重合。

        很欣赏孙老师的文笔。

        却更感叹于孙老师的严谨的做事态度。
        
        随着接触的增多,才了解到孙老师的专业是二胡。而二胡与我,又是并不陌生的。

        孙老师是二胡历史上三位宗师级之一的孙文明的嫡传弟子。师承赋予了他传承孙文明二胡艺术的历史使命。而孙老师也确实在踏实并砥砺的做着这项伟大的事业。

        我之所以称之为伟大的事业,是因为孙文明和刘天华、华彦钧并称为二胡历史上的三位杰出者。真正的宗师。

       非二胡界的朋友也许对刘天华并不很熟悉。然而,正是刘天华,才将二胡从民乐的普通伴奏乐器升级为独奏乐器的。

        得益于家学的积累和严格正规的音乐训练,再加上自己的天赋,刘天华创作的不少二胡独奏曲成为了后世的经典。也形成了他特有的学院派二胡风格。

        规制、优雅、大气。

        和刘天华不同,华彦钧几乎是家喻户晓的人物。阿炳和《二泉映月》几乎无人不晓。

        阿炳并没有刘天华那样的家学,以及严格正规的音乐训练经历。但自小也是跟随父亲接受了“野路子”的音律熏陶,并受益于自己的天赋而打小便享誉苏南乡村。

        让阿炳脱胎换骨跨入宗师行列的是他青年时的变故经历。继之失明。以及之后坎坷的生活。

        大起大落的人生经历,才磨练出了传世经典《二泉映月》。

        我们今天可以欣赏到的《二泉映月》能够引起几乎所有人的共鸣。也应该是二胡历史上最经典的作品了。

       现今流传的《二泉映月》已经经历了不少二胡名家的修改完善,已成了几乎完美的经典二胡曲目了。而早期阿炳的《二泉映月》,更能让人感受到阿炳对于生活现状的不甘和不屈。

        孙文明作为二胡宗师是毫无疑问的。

        而实际上,不能说专业二胡人,至少有相当一部分二胡爱好者,是并不了解孙文明的。甚至,还没有听说过。

        和刘天华、华彦钧不同,孙文明专业从事二胡的时间更晚。

        起初,甚至不能说是专业。

        自小的失明,以及贫困的生活使得孙文明并没有机会接受专业的音律和二胡训练。

        然而,坦然接受生活的“赐予”的平和心态,以及生活的磨砺和自己的聪慧,让孙文明对于二胡有了前二人所不同的理解和感情。也由此才有了孙文明对于二胡的创造性的贡献。

        人们不了解孙文明,应该是源自于演奏孙文明的二胡曲更有难度。有几支曲子的演奏难度对于一般的二胡爱好者来说,几乎是不可思议的难以完成的。

        然而,这也正是孙文明对于二胡艺术的独特贡献。他超乎寻常的拓宽和丰富了二胡的表现方式和表现力。

        就敬佩程度,在我的内心中,孙文明是要远远高于前二人的。

        我并不知道别人是如何去认识三位二胡宗师的。我更愿意将他们三位风格比喻成“体操”、“技巧”和“现代杂技”。

        刘天华的学院派二胡,既有体操规定动作的规制、大气,又有体操自选动作的优美和难度的结合。合理的编排和连贯流畅的表现让人闻之舒心。

        华彦钧的才气,使得他的二胡作品犹如竞技技巧般给人惊艳和荡气回肠的感觉。

        孙文明的二胡,更像现代杂技。难度让人惊叹,又能震撼心灵。再加上灯光、服装,辅以接地气的故事情节。给人艺术的享受和会心的感叹。

       尽管我有接触和亲近二胡的条件。但还是要感谢孙以诚老师让我真正去喜欢并了解二胡。

        将来是否会操琴,我不敢说肯定。但是,对于二胡的喜爱,我想,我是再也不会有二心的了。

        因为喜欢二胡,内心中也就生出了很浓的要为二胡做点事情的情结。

        二胡的缘已经生,二胡的缘也应该会续。

        由此,也许将来会变得有点二,有点胡(糊)。那就让生命中添一点二糊吧。

        我愿意。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