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姑苏君子的博客

行 而 悟 悟 而 行

 
 
 

日志

 
 

菊部无言(九)  

2012-04-02 02:58: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去年我奶奶过八十岁生日的时候,老爸很得意地说:“过去人常说家有八十老母,如今我也是啦。”到了五十岁,还可以当一个有妈妈的孩子,我爸一定感觉特别有福气。而言伯伯也是那么一个有福气的人啦,少楼先生之于他,是慈母,又是严师,这一对师徒母子对于言派的中兴更有一层不同寻常的意义。少楼先生与家祖母同年,八十之龄了,我唯愿老太太她寿体康健。而兴朋伯伯虽说是没大事,但终究是这个年纪,看起来也单弱些——京剧节的《群借华》怎么还是发着烧唱的?——还要自己多多保重,不让堂上老母操心,平平安安的,好好消受这样难得的福气啊。)

                     菊部无言(九)

                                          言兴朋回国收徒祭祖

         很多不迷言的人提起他的出国也都很惋惜,说这么个有天赋的演员角儿胚子就这么不唱了,实在浪费人才。而小言迷们说到这件事儿,怕是要爱恨交织咬牙切齿欲哭无泪了。但我倒是不怎么怨的,也并不特别地盼望他回来。(言迷们急啦:“你嗉哪根葱呀,站着说话当心闪了老腰,你知道偶咪小言才几天,偶咪跟他是石墨感情你怎么能知道滴。”~~~~酱紫泥~~~)关于他为什么远走他乡,大家有种种的猜度。我倒是不太关心的,只要是他自己愿意走,那就让他走好了,反正他人在国外也没忘记弘扬国粹,并且我觉得他人离开了,在国内的影响反而比他不走还大了,也没误了在戏迷当中光大言派啊。既然他说京戏是他的生命,那么我们又何忍抛下他?而且美国的生活环境确实比国内好,最少空气比国内好吧,对身体有好处。有言迷写过,他们有的时候真怕他们那些言论传到兴朋那里,因为他们的初衷是让他过得好,假使他们的想念与盼望让他茫然让他不知所措或者感到愧疚(他有这么“善良”吗,我怀疑)的话,他们的心里是会不安的。——我真的很为言迷们的善良而感动,你们是这样贴他的心,而在实际上,他确实是扔下大家走了,他自己会感觉对不起你们吗?至于我本人,我想言派光大,也想言门兴旺,可我天性里并不愿意难为他人——商人也罢,歌唱家也好,唯愿他过他自己想要的生活。

        去北京专门跑到宣南那片儿的胡同溜达了一下,那里几乎遍地是京剧名伶的故居,虽然现在差不多都是杂院了,但就像我们无法确定纪念馆是不是真是雪芹旧居一样,这些,只不过是一个供我们怀旧的理由,让我们可以抒发自己的心情罢了。在椿树一代觅到余叔岩的故居,想当年叔岩谢幕歌台,生命的最后十几年里仅仅偶尔露面于显贵的堂会,一般人无缘得见。迷余者就在其夜半吊嗓之时围坐在院墙周围,争先恐后,竟成为一景,其中亦包括一代宗师杨宝森先生。叔岩越是不唱反而越红,和菊朋成鲜明对比。这段掌故,言兴朋一定会比我们更清楚,难道是为着祖父的前车之鉴?如今看此公今时种种,倒彼有余门遗风了——想起来不能不为之气结,人家“严郞”好歹还给大家一个听墙根儿的机会呢,小言老板更好,跑到那穿羊毛毡的地方隐居去也,言迷里就是有人想做“三趟”“白吃”“天亮”一流的人物也没机会啊。记得台湾有位迷张爱玲的女作家,到美国与爱玲比邻而居,没法结交于她,便天天从分析张爱玲丢出的垃圾揣度她的生活状况。言迷里若有执迷不悔之决心者,可以学学她耶。(妙着啊妙着啊~~~恐怖啊恐怖啊,言伯伯赶快找房搬吧,不然家无宁日了。)

          若二叔无子,他便是菊朋先生唯一的孙儿,这个兼祧两房(嘿,以这四个字再加“两头大”,梅大爷便赚去了冬皇)的家伙,怎么就敢允许自己膝下荒凉?唉唉,身为现代女性,我很是为这样的封建意识感到可耻,但我更不希望言门如余家,失去嫡系传人。DNA是决定不了一切的,可在我等老朽的心里家传的号召力还是有的,我还是愿意看到言家亦成为梨园里的第二个传奇的。言伯伯唯一的千金据说是不学戏了,演戏太苦了哇,我那天看戏校的小朋友演出,勒头勒得吐了,被老师硬推上台却还是笑着亮相,我眼泪刷一下就出来了,真是心疼那些孩子,要是我也会舍不得。倘使言小姑娘是打小就跟爹地去美国的话,估计中国话都不一定说得十分利落,哪还能指望着她当言家的冬皇。虽有姑姑终归是外姓——要能出个孙毓堃先生般学舅舅学的好的“小振庭”也不错,可又没有,瞧着他家出王又宸先生的希望也不大,那……我心头一片茫然,言家和梨园的缘分,难道,就这么……尽……尽了吗?尽了也好,他们原来不属于梨园,从菊朋先生迷恋谭腔一心以梨园为友到今天,已经百年,真的是一百年了,“百年好也终有一朝分开”,是该分开了,下海上海,无君有君,多少辛酸多少辉煌,京剧给你们许多,你们亦对京剧有功,我们欠了你们的苦心,你们何尝不欠我们?走了吧,心无挂碍。这一家人,仿佛是碧落里来的谪仙,如今你们可以功德圆满地重归仙班了。兴朋脱离京剧界久矣,都快有参加票友大赛资格了,那正好,我们可以名正言顺地把那个君字还给他。菊部之中,此后再无言门!可是……菊部无言,我们该有多寂寞…… 
(呜,边听“休流泪”边写这段实在不是个高明的选择,焉能不泪垂?)

 

 

 

        菊部可以无言门,但菊部不能无言腔,言派传人本就少,师资严重不足,据说还特别地难唱难拉,唱不好还格外难听。那学的人就更少,虽然刘教授任先生都在勤勤恳恳地诲人不倦,可比别的流派,太不够了。(有这种危险的倒不止言派一个,整个京剧都处于需要拯救的边缘。)小言老板唱得像不像老言派先两说着,他可是他爷爷的亲孙子不假吧,总不能光练他师哥自己不出手哇。兴朋兴朋,兴字是怎么讲的,你中兴了言派,就是为了让它跟湘云说的一样“后事终无继”吗?听说十几二十年前收过一半个徒弟,现在也没音信了。我给上海的网友一直说,让他们劝言兴朋广收门徒,虾兄说“这是不行地,小言就是这么个唯我独尊的人,他只指点一下唱言派的人从来不收弟子。他曾经说‘学言派不能学我’,哎,说的多好啊。”说的是好,但他唱的就算非言非马,那也是很好听的一种声音吧,没人学不可惜么?我们也没指望让他真像戏校老师一样手把手地教,梨园行里不是最讲究师承名分吗,拜过和没拜过可差得大啦,他怎么说都是无可争议的言门代表人物,这三个头不给他磕下去,怎么让别人再提“言归正传”这几个字?他是不是想让所有学他的人都无奈地做陈大濩先生啊。唉,我都忍不住嘲笑自己:我比言君小三十岁,这个脑袋瓜却像从比他老三百年的地底下挖出来的。言君为人洒脱云淡风轻,我所喋喋不休的这些俗事,恐怕早已不在他的挂怀之中。青衣姐说他“倘若也和梨园诸生一样,那就不是小言了。”可对于很多喜欢他喜欢到在大街上看到有人长得略有几分像他的人都激动的言迷来说,是遗憾。(突然明白为什么程四爷出国那阵子新先生红得那么快啦。)还有阎一川先生,也好好找几块璞玉雕琢一下吧,不然以后能唱的人有了,能拉的人又没啦。

         言兴朋要真收徒弟,估计很难找到可心儿的,别的不说,长相气质略差上一点儿,你看这帮姑娘们答应不答应?而且还要有文人气质有贵气,这个,三代才能出一贵族,余等祖上尽是八辈儿贫农,哪有这许多倒腾杮子卖年糕的“杮”家子弟?爹妈给生得丑了生得凶了不行,生得漂亮书念的少还不行。当他的徒弟也委曲大啦,不出色就不用说了,唱得再好再有特色诸君恐怕也要以一个“像”字来框他,很多名角儿的弟子都曾有过这种遭遇吧。要我看还是他自己养活一个,像他的概率会比较大——这句话,果然是再废也没有了。言伯伯真是奇人,认真算起来,他在京剧界仅仅十年,尚不及叔岩大师,可竟有如此成绩;他给我们留下的音像资料比十八张半也多得有限,居然能让大家捧他的热情维持十年不散,尚且不断引诱我这等初来乍到小丸子入他“二曹”网中——你瞅他写的,新世纪京剧追星族队伍必将不断壮大,他是对他从事的艺术有信心啊,还是从他自己有信心啊,我倒还不算追星族,不过想知道一下答案。他表演上过人的天赋得益于哪里,因为遗传和家庭环境吗。就看他在电视剧里的表演,这是个多么“灵”的演员啊!这一辈儿里,玩意儿比他好的不少,但能够演得那么动情并且能以情入声到如此不着痕迹的,比较难得——我不会听戏,看看表情听听“感情”还有兴趣。看他看得也不多,但这是他给我留下的最深刻的印象。也许他沾了新编戏剧本情节合理动人的光,也许正是他的非科班出身让他不像京朝会被诸多规范所宥,他不是最最优秀的,更不是最最规矩的,可他是独特的。

          他留下了“二曹”绝唱,如冬皇的两场搜救,我们之所以怀念冬皇,神话她到这样的程度,除了她本身的优异,“日日思君不见君”也是重要的原因。活在我们心里的,永远是那二日的天簌,永远是年轻时色艺双绝的小冬。汉武帝李夫人至死也不肯让丈夫见自己最后一面,因为她明白,她儿子的地位、弟兄的尊荣都来自她的绝世容貌,若被薄幸之君夫见到她的形销骨立,什么昔日恩情啊,一定尽数被厌恶所代替,那亲人日后岂不无所依傍?这个聪明无奈令人心酸的女子呵。言伯伯近日的剧照上,还是那样一个精神十足的四郞,依旧是玉树临风的孔明,但台下呢,他怎么可能永远是霑儿?自古美人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名伶亦然。可大爷你不会已经到了李夫人的地步吧(我……先抽自己一下),便真如此,你就当大家都无情无意得和刘彻一般?——说说罢了,男性演员,特别是老生演员,五十余岁是黄金的年代,什么年老色衰,他若想复出,绝对不是应该考虑的问题。我前面既然已经说了愿意看他过自自在在的日子,也就没盼着他年过半百再做歌郞,不过觉得大家盼他盼得实在辛苦,忍不住感叹几句。哎,小言大爷,我是真的羡慕你啊,老有人肯对你这么好,能不能教教我,做万人迷的秘诀是什么?

         我是真挺喜欢这个小言老板的,为言门也好为曹侯也好,为他的个人魅力也好——不这样说上一句怎对得起自视甚高的他?哈哈。每次到了宫观寺庙之类的地方深深下拜,第一个愿总是这样许的:“愿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一切都好,不管是认得我还是不认得我的,祝他们平安。”(之所以不一个个说是因为爱我的人太多了,我爱的人也太多了,汗~~~~)而那一天,在关帝庙,特别为小言老板和言迷们许了两个愿:祝他全家康泰,祝你们一切如愿。听说言先生仍在上海,不知他当沪上寓公当得怎么样,我们,不过是想让您多做一些使我们能够知晓您还康健的事情罢了。一青伯伯啊,小言大爷!我在这里妄加揣度胡言乱语,不过想真正明白您的这番苦心,而您若能明白大家这番苦意,又令我可喜;这番苦意不知将来如何,又令我可悲…… 忍不住要问侯怹老人家一句:我问他好来,他可好?再问他安宁,愿他安宁。三餐茶饭,谁人造?衣衫破了,哪个缝……
  评论这张
 
阅读(1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