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姑苏君子的博客

行 而 悟 悟 而 行

 
 
 

日志

 
 

菊部无言(八)  

2012-04-02 02:55: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暑假一开始,去了一趟北京。那天原本是想到戒台寺,可是一上五环,我们就上错了入口,一路奔北去啦,转了三圈没转下来,只好无奈地南辕北辙去了香山和植物园。所以说,访问到雪芹的故居,实在是意外收获。并且我本没打算去樱桃沟的,可偌大植物园,地势复杂树木繁多,居然给我一路跑到远在西北一隅的樱桃沟,再折回东南边儿的黄叶村时,基本上已经命悬一线啦。要知道本人为瘦身大业,那天根本没吃什么东西,就喝了点儿豆汁儿,不比食粥的雪芹强多少。加上先前刚刚爬了一趟香山,那可是号称鬼见愁的地儿!倚在黄叶村的门上,也不知是累的还是激动的,居然潸然泪下,就这么眼泪儿旺旺地看了纪念馆,越看还越想哭。突然想到了那部戏——年前倒是看了一部同名电视剧,制作精细了很多,并且能够看得出作者十分用心。可我拿尺子比一比,还是先入为主地喜欢从前的。现在想,若红学也有流派,此两剧都当属于“周派”风格,而我对周汝昌老虽然崇敬万分,但在对雪芹身世的设定上,却有很多不同看法。并且据说雪芹根本是个黑胖的人,完全不似兴朋。可我认定了的,依然是“这一个”。有回和一位栀颜姐姐说,我一直以为我之所以念念不忘《曹雪芹》,原先以为,只为了写出《红楼梦》的那个人,从没想过演员的作用,可后来再想,若演出曹雪芹不是“那一个”,我会如此认同吗?

         回来之后又摸回论坛查资料,翻了好多言迷们的贴,去了一处“二曹庵”(开始没想过来,还以为大家把三曹父子里的哪一位给开除了),尽管对那个纪念堂觉得有点怪怪的,可大家慕言的一片苦心我却实实在在地领会到了。并且惊奇的发现言迷中尽是各种各样的能人,有熟读三坟五典的,也有能将《曹杨》倒背的——原来关于这个人的讨论一直也就没有停止过。居然有邮购《曹雪芹》VCD的网站,马上订货。后来逛街买到的一套音配像里有言伯伯为菊朋先生配的四段,还特别买了他为少朋先生配的《战北原》,(在封面上看到了一个抛着媚眼儿的诸葛亮,汗如雨下~~~)再就在网上看到过大家的上传,除此之外,他久享盛名的《吊孝》《曹杨》等戏,我是一部没看过。 (完了,言迷们要发怒了:什么都没看过还在这里胡说八道,叉出去!)因此我说我并不够申请入言党的资格。雪芹的碟我前天终于拿到了,可是我不敢看:就算是一个再普通的东西,经过那么些年的等待和回想,就只这样一种心情,也会酝酿出最美好的感觉,再加上这些天,你们大家在我的心里塑造起了一个多么完美的言兴朋!我真的有些胆怯了。至于他的玉照,我已经见过很多啦,大家的截图,还有你们那一个个反复出现的……头像。

         角儿色艺双绝才能走红,这是颠扑不灭的真理,哪位网友说的,至理名言!对于京剧演员,扮相好大概比长相好更加重要。不过少楼先生在说“一青的扮相是言门里最好的”时,自然也应该骄傲,要不是您给他生了一副好长相,好扮相的底子从哪里来?似乎大家都认为言伯伯不扮上比扮上还帅,可我却觉得他生活里再好看也只是一般的清俊罢了,但扮上戏以后,眉梢一吊,原本就炯炯有神的桃花眼儿(晕,这是谁想出来的词儿啊)更加神采飞扬,当一个好演员进入了人物的世界,在舞台上会格外地有风采。他的眼睛特别会做戏,估计和会“放电”是差不多的意思。按荀先生讲的,唯有眼神不空不散,在台上才能拢住观众,但言伯伯是不是戏做的太好了?还是我自己有问题,我怎么觉得他老像是在抛媚眼儿呢?——本没看过他几出,乱说的,大家别见怪。我挺喜欢他的眼睛的,并且那是我希望长成的样子,可惜啦,人家是秋波流慧,咱们这儿迎风流泪。他这人长得年轻,这不是保养好不好的问题,像马晓晴蔡国庆等人,虽然现在明显见老,可还是一张娃娃脸。照我乱猜,这对于唱老生的不是什么好事儿,演《白帝城》《洪羊洞》演成神采奕奕那还了得?我看他陶谦的剧照,老感觉怪怪的。也许他的好演技能补充相貌上的长处(坏了,怎么听着不像人话啊),可俺又没福气见。

 

 

 


         读了青色百合兄那篇“戏说”《借东风》的笑破人肚皮的文章,又听人说这位一青先生啊,虽然台风极佳神情身段一流,可总爱出点小状况,有时候唱激动了还容易唱冒了调。听过他有些戏的现场录音,呵,倒是还真有这么一两次,别是入戏太深演到声泪俱下吧,那嗓子还不跑了哇。无奈何,现在他已经连错都不会出了,连打趣他的机会也不给大家了,没准儿,还会经常躲在家里看着小言迷们在网上折腾,然后眨眨桃花美目,对屏幕莞尔一笑:看你们还敢乱说话。叫你们找不着我,急死!当年他拿了头名的那段《吊孝》,我只听过音频。按我看书时的理解,孔明这家伙根本是装腔作势,可听了菊朋先生的唱段后,我倒再也不敢这么说了,他悲得真挚,或许因为知音难觅的感情,不止是戏里的孔明有,老先生亦然。我想,孔明怎么说也是俺们山东人,应该是厚道的吧。不过小言老板唱的,虽不能说没有爷爷好,但至少我听来没有那么真诚,反而有着一股子骄傲的情态在其中,难道是他本人性格的折射?成王败寇,骄傲也在情理中,且那时的诸葛还算个春风得意的年轻干部,从三顾茅庐上联想,性格上应颇多自矝之处,难免露些锋芒——是这样吗?《曹杨》也是听的音频,有一段念白,开口便是“大舌头”,连说话节奏都打着马式拍子,也是家传吧。

          言派最有代表性的作品,这些年常演的都是些安工戏吧,以唱见长,但菊朋先生从来以谭派自居,《定军山》《战太平》那些扎靠的戏估计统统会演,但言伯伯哩,我好像从来都没见过他扎靠的样子。他连《打金砖》这种糁死人的戏都敢唱,估计舞几下刀枪啥的应该没大问题。我胆儿小,第一次看到“吊毛”时吓一跳,怎么京戏里还有这种硬把自己往地上猛撂的表演啊,无异于自残嘛,又过了不少年,头回看《打金砖》是小于老板给少春先生配的像,哎呀,这个惨烈啊,一下,一下又一下,我真替他心疼啊,看起来就不壮实的一个人儿,哪禁得起这么摔打。他这还好,是配像,要演现场,必还得摔了唱唱了摔,还有口气儿就很好了。因此以后看这出时我基本上是演员一摔我一闭眼——哎,学戏的孩子苦哇,这都是图什么许的呢?网上有言伯伯这一段,他摔的可够脆生的,我这吓得也够磁实的。听说此戏还是谭元寿爷爷唱得好,但老爷子敢贴我也不敢看喽,文澜戏言:那可真就演成告别演出了。后来素素贴过他一段老唱片欣赏的配像,菊朋先生在唱“师爷说话言太差”,画面展示言伯伯扮黄忠的过程,有点儿意思,最后舞扎了几下,还不错——我猜菊朋先生地下有知,最气的一定不是孙子不好好学骨子老戏做了海派的领军人物,也不是他失落番帮把那“法国老生”唱成了“美国老生”还是“意大利老生”的,他若知道孙子不学老谭,正经八摆言腔马风,一定气愤到家啦。不过生前气啊气的都气习惯了:孩子唱得好就成了,儿孙自有儿孙福,老爷子八成也想开喽。


         我现在特别想看看《曹杨》,这部戏一共有五个杨修两个曹操,而最为人奉为经典的还是尚言版。不但因为那是首演的版本,更因为言之德祖已成绝响,都到了被言迷拿到祠堂上祭奠的程度。我只是在电视上何澍先生主演的那一个,也被感动得“稀里哗啦”(琼瑶奶奶这词儿还真经典)。历史上杨修之死似乎并不全然如剧中写的是性格冲突的悲剧,还有曹子争储的政治原因在,但作者给我们讲的这个有关“两个刺猬拥抱”的故事,的确高明。这不是中国传统式的悲剧,没有好人没有坏人,有的只是两个出色的男人和两个夹在当中作为牺牲的女人。对于他们,我都是又爱又恨说不出的百感交集。——听说这戏的上演小平同志还给帮过小忙?——后来看了网友们的言何之争,因为我不是看言版出身,也并不特别地偏爱杨修,倒可以不带偏见地说:两人演的都称职,实在要比,还是兴朋伯伯的样子更像我想像中的杨修一些。并且一听言腔,自然地会把剧情往悲剧上联想,而且他也实在是很有文人气质的演员。据说他还排过名叫《蝶恋花》的戏,去周邦彦,完全不知道这部戏的任何情况(是关于八帝徽宗和李师师的吗?),可是知道他扮的是那个写出“并刀似雪,吴盐胜水,纤手破新橙”的人儿,就一下子觉得很合适。(海报上用过的那张剧照感觉奇好。)没人规定杨修一定要是个灵秀潇洒的美男,庞士元如何?可是若是这样一个人演出来,却绝对会让更多的人赞一句“像”。关叔叔的版本很遗憾没看过也没听过,他潇洒没问题,可灵秀却是不如言的。但这也没办法,你要让言伯伯演一演李世民,嗯,说不定还不错,那让他来来杨子荣……那就得用《青衣》里说筱艳秋的铁梅来形容了:秋风秋雨愁刹人。在听言版杨修,他十六年前的声音——他不是大唐天子,也不是革命志士,他就是个恃才傲物的文人。大概他属于本色演员和个性演员,不属于可塑性超强和千面演员吧。

 

 

 

        真的,比起那些喜欢老言小言几十年十几年的前辈,我对于言门的艺术实在了解得太少了,对言兴朋其人其事了解得太少了,好在有你们的努力,激发了我进一步了解言门和小言老板的热情。让我从一个慕言者变成了半个小言迷。在你们的描述之中,我一点点拼凑着言兴朋——原先的霑哥儿的形象,修正着对于言派固有的印象。受教于大家,我得益不少,寂寞的流派里,留下渊博沉静的一群人在守候——开玩笑地对素素说,即使是被小言的“色艺双绝”所征服的年轻女子们,也都尽是些高古的雅人啊。我无法专注于言腔,看来是我学识与涵养都不够好,心也不静。不是说喜欢专爱别的流派就不好啦,只是感慨自已没有做言迷的气质。我说我喊他言伯伯都招来不满啦,你们当他面也喊他“小言”?她说那只能叫叔叔喽。——其实想想叫小言还是有道理的,谁让他是菊朋先生的孙子啊,他再老也老不过爷爷吧。别说他,如果我们有这个福气,富英先生尚且在世,得有近百岁了,别人恐怕还是要叫他一声小谭的,谁让他是老谭老板的孙子呢。

         凝冷对我说:“我们票房都喊他小开,你知不知道他有多花!知不知道他有多傲!!知不知道他架子有多大!!!”我心想当然是不知道啊,要我跟他熟,还不早成你们的宝贝儿了。我绝对可以肯定,她这是在给我夸她家小言呢,但就她这几个形容词,不怕前辈挑理,按正常思路说哪一个也不像夸人的!但巧的是我本人的思路也不属于特别正常的一类,够领会她的真正意思并赞许,“对啊,要不怎么够一个‘爷’的范儿呢!”兴朋生长于沪宁间,不论从血统还是文化上说,都已经更近于南人,江南给了他令人称道的灵秀。可是,喜欢着老北京文化的我,却还是有一点希望这个蒙古正蓝旗世家子能够有些许祖辈从关外、从京城带来的贵胄遗风。但他的家庭从北京到上海,现在又到了纽约,对他的玛拉特氏家族,他怕早已经毫无概念。哎,言家是不是这就算冲出八旗走向世界了哇?不过我之所以对于旗人的称呼比较有兴趣受《曹雪芹》不少的影响,这部剧里体现着浓浓的京城和八旗的气息,还好找他去演,应该是结结实实给他补了一课。“小开”是上海话吧,既然是长子,那不如叫他“大爷”好了(念上声啊,念成轻声我不负责),“大”总还比“小”恭敬着一两分。不知是不是有人看过他演的《秀色江山》,反正我是觉得他要多不像多尔衮就有多不像,就听这名看这剧照,再想连他都能找来给当主演,就能知道编导又把这个睿王给定位成不爱江山爱庄妃的多情小生啦。(提起清宫戏,总忍不住多说两句,不一定对,尽管和史实、和我的印象不同,那不代表编不成一个好故事。)雪芹是内务府正白旗包衣,身为正白旗主的睿王可是老曹家早先前的正牌主子,曹寅父祖也还真的是跟着多尔衮从龙入关的,正是可巧,以至于我都感叹,他自己怎么不是正白旗。

         是谁跟我说了一句他生病的事情来着,SLE?——那个病的中文名字实在吓人,我也洋派一回说字母得了,看“轻舞飞扬”已然吓得我胆怕惊,我同院儿的一个阿姨,就是因为此疾,不幸离世,几乎我们都能看得出她因免疫系统的失常而造成的逐日衰弱……我带着一点期望问我的医生老妈,她说“这个病啊……很难说就能够完全好了,得糖尿病一样。看养得怎么样啦,最多保证个好心情好环境,再……”我的天啊,老天爷为什么如此薄待言门!人常说聪明的人命途多舛难道竟是真的,难道是警幻看中了他的才华横溢风流自赏要带他去离恨天补神瑛的缺?唉,这个病多发于中青年女性,他来凑的哪门子热闹!那几天听言派戏时总是抱怨,怎么没一出兆头好,不是死就是活的。但网络的虚无给了我一些希望:许是他老没出来见外人了别人乱传的?这年头儿,李雪健前两天不还忙着僻谣嘛。后来又风传他已至沪,咦,真是回家来“带病延年”的?我怯怯地问上海的虾大夫,他说“回来的事是真的,但生病的事情好像就是我2000年时说出去的吧。”什么?三年前?“那……那完全好了吗?不是说这个病……不怎么……好治?”“可能他没那么严重吧,应该是好了,前一阵全本的《四郞探母》都贴过。”啊,既然他嘎调也唱了,吊毛也翻了,健康状况总不会太差。我直怪我自己消息不灵通白白虚惊一场,又一想,我只不过担心几天,而言迷们几年来的惴惴不安又该是如何的?——原谅我的重提大家不快之旧事吧。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