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姑苏君子的博客

行 而 悟 悟 而 行

 
 
 

日志

 
 

菊部无言(七)  

2012-04-02 02:52: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言一青,这个名字很好,虽然“兴朋”二字里包含着令我感动的含义,但我依然更喜欢言伯伯的本名,特别是知道他老人家是属小龙的之后就更觉得这个名字适合他啦。我记得早先说过,我们要对言家的传人好一点点,念在他的父祖追谭慕马的一片苦意,念在菊朋先生的半生寂寞。就如绛珠还泪般,我们做戏迷的,要把言家人付给梨园的痴心统统还给他们。只是那个时候,“言兴朋”对于我来说不过是个概念,张先生在书里提到过他一句,我知道他是言老先生的跨灶之孙,中兴了言派,我挺感激言家还有这么一个人的,就这样。至于这个人是什么样子,我可是一点儿也不知道,后来想想,我其实早见过这人,可是不知道他是谁罢了。

        91年的春节晚会的“劝千岁”我记忆犹新,因为唱着唱着,图像上会出现另外一个人的画面出来比比划划,好玩儿。那时候小,虽然对于京剧向来有好感,可还并不能领略行腔之美形式之妙(现在也不能啊),也没记住四位大名鼎鼎的艺术家的尊讳。别说,还就是对这个一青伯伯印象深:第一,别人都穿着香色棕色挺和谐的,就他自己穿一紫蟒,好看不假,太扎眼啦;第二,他最最不像一个白胡子老头儿。后来有次看戏迷俱乐部,用那段出题,问演唱者和流派,那位大叔言言言了半天言出个“言少朋”,主持人无奈地提示“您想那时候少朋先生还在世吗?”最后好歹算说对啦。我想,要是诸位言迷看见,还不气坏喽!(术业有专攻,也不是人家的错哩。)《曹杨》我在一年的春节戏曲晚会上见过,但我只记得尚长荣老板,有没有他我都忘记。初中时好像就看过剧本,但因为一直是孟德拥趸且很有些瞧不上杨修那恃才傲物的狂样子,所以印象最深的是曹操与倩娘一场。至于此剧写人性之深,我后来才能够领会一点点了,并且如今大了几岁,人也糊涂中庸起来,懂得多多欣赏各种不同精彩人生的好处,不再以德祖的特例独行为忤,可当时,我与小言老板,就这样错过了。(再后来看的是何先生演的那版,言伯伯那被玉豺称作“天人”一般的德祖,我至今无缘领教。)

 

 

 


        最最不应该的,是《曹雪芹》——我深深地仰慕着曹侯,当时虽然没有能够完整地看完这部剧,可是也是很认真地每天半夜起来看重播(后来被老妈发现而无奈地中断),喜欢那戏里有很多漂亮姐姐,也喜欢那个雪芹,是爱屋及乌,也因为他塑造的形象实在是符合我小小的心里对于《红楼梦》作者的所有想像。估计还是小,没有当花痴的经验,怎么就忘记注意演员表了?当时如此吸引我但是却没能完整地看完的戏,还有一部《武生泰斗》,十年了,我一直在等待着两剧的重播,可惜没有等到。不过很快我就在别的电视剧里见到了“小林老板”然后也同样发现很多欣赏他的人,虽然到现在也没能发现关于《武生泰斗》的音像资料和改编它的原书《夜沉沉》的资料,可我并没有错过邢岷山邢老师。但后来,直到学会上网的这些年,问过很多红迷,很多人甚至不知道有过《曹雪芹》这部戏,有些也同我一样也没看完。当然我的逻辑也有问题,当时看的时候一直是当电视剧一样地看的,基本上忽略了这是一部京剧(可很多喜欢红楼梦的人却因为它是京剧而不去看它,叹气),打听的时候我也是问的是“电视剧”而不是京剧,并且我一直以为主演是影视演员!这样问法,问得到才怪。那会儿对京剧界也没有现在这么关心吧,不然这么多年,不会连一点小言老板和《曹雪芹》消息也听不到的。一位姐姐说,87年大赛,她只记住了主持人和一个孔明,我感叹,这是你们的缘分啊,我之于言伯伯,之于言派,恐怕就是少这样一点缘分。

        数月前,终于发现光顾了好久的京艺网站还有个论坛,进来后我看到的第一个帖子就是“输光”发的“评选京剧界帅哥”,好长的啊,估计被一直顶在前面的吧,呵,看来大家都有像我一样的恶趣味呢。她上来就是一句“言兴朋除外”,吓我一跳,言菊朋老板的孙子怎么得罪她了?难道是实在长得差强人意而被一票否决了?难看到这地步还敢唱戏?再往下看,满不是这么回事,这姑娘是一小言迷,她的意思是说第一她已经内定了,大家给评评亚军就好。想这人生天地间原有丑俊,便是美也会美得百花齐放各具特色,凭什么他就第一啊,准保有人来挑理——可往下看,挑理的不多,赞同的不少。我奇怪了,这究竟是一什么人物?终于在不知第几页看到了他好大好大一张相片,大概是年轻时代的,清清秀秀一个男子,虽不是绝色,却绝对是很好看。不敢说铁定第一吧,但非要说第一,我也不会有意见。当时一是觉得眼熟,二是很欣慰地看到,他有着很像菊朋先生的一双眼睛,宽宽的双眼皮,不太大,很有神。再看下面一张,诸葛武侯持扇而立,一副睥睨天下的神情,扮相极出色。啊,原来他就是言兴朋。不过,好“江南”的长相,说他是蒙旗的,还不如说大脸盘儿小眼睛的在下是蒙族更可信。

 

 

 

        正巧同一页上也有几个帖是关于他的,有好多图片,我逐一看去:原来他就是杨修,他就是那个穿紫蟒的乔玄,最重要的,他就是当年的雪芹!不怪我看他眼熟,竟然是当年西山黄叶村里的故人!这么多年了,我还当大家完全忘记了这部戏,没有想到,我钟爱的雪芹还活在那么多人的心里。在这里,我中断了回忆被一点点“续传”上来……然后我又知道他学过越剧,是很出色的京剧演员,拿过大奖,在我很小的时候十分走红。然后我又知道他已经去了美国十年,大家很想他。然后我又知道他居然比家父还要年长!看乃祖乃父的年纪,理当如此,可想起霑哥儿竟然是个伯伯扮演的,有点幻灭啦。突然有种特别不真实的感觉,因为在京剧这样相对冷门的艺术里,尚有一位人过中年息影多载的演员,被那么多年轻人当偶像一样地喜欢着迷恋着。果然被我说中?大家是来报偿赐水之恩的?——言伯伯本人,一定很得意的吧。

         后来还专门下载过他的唱段,优雅而细致的声音,依然是那么好听,并且因为音响效果的关系,比言老先生的老唱片感觉还要舒服些,也有人评价说他的声音过于柔媚和脂粉了些,话不太中听,可是这倒也的确是小言老板风格的一个侧面,而且我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我看他的第一出戏,不算《曹雪芹》,应该是《游龙戏凤》。本来是不喜欢这戏的情节的,好好一个女孩儿家听见说是皇帝就跪下来讨封,什么嘛,再加上各种电视剧电影的演绎给这个简单的故事加上了千奇百怪的情节,自然影响了我对于同名京剧的态度。不过当我第一次认认真真看完张学津董圆圆为马张两前辈的配像后,的确是爱上了这出戏,这出戏的旦角的做功细致风格俏丽,正是我喜欢的,而正德帝潇洒风神有点坏坏,以马派来诠释,恰到好处。后来陆续看了很多版本的,又看吴小如先生写说童芷苓先生的此一出是极具荀味儿的凤姐,正好有一网站有视频,那我还不上赶着瞧啊。可我一看给她配正德的,言兴朋?且不说我印象中的言腔有多么不适合这个风流天子(倒忘记人家是言门马派啦),就说这出戏,若无两个势均力敌的演员配戏,“一边儿倒”绝不会好看。但人家童奶奶是什么辈份,想当年菊朋先生最后的演出《二进宫》就是她的李妃哪,而且这俩人儿年纪差得有点儿多了,看着会不会别扭?

         等到正德出场念定场诗,他眉眼之间表情如此丰富,眼光流转之间尽皆是戏,果然“天然一段风流,全在眉梢”!(嗯,有二姑风范)再看他举手投足间,既不失帝王身份,又透着三分懒散,三分戏谑。而童先生,虽然看得出已经不年轻,但眼珠儿转转,腰肢儿扭扭,都是小丫头的模样,亦有荀派的神韵在其中。真绝配也!听说这出戏是梅余二位大师的合作最好,我是见不到啦,就我所看到的,我最最喜欢这一版。言兴朋果然是好演员,在唱腔方面的高低我无法评论,但就诠释人物一项上,做的真是到位,马派以做功著称,(马先生在电影《群英会》里的面部表情的表演就非常的好,感觉比富英先生强。)这恐怕也是他学马的地方。他扮相也很有朱厚照的感觉——在十三陵看到明诸帝画像,唯此君清秀许多。后来素素姐姐说这是“本色演出”,哈哈,原来,这就是言君的本色啊——有人说他的相片看上去“色迷迷的”,不恭敬至极,可说实在的,这个老先生的相貌,一看就绝对是一命带桃花的主儿。自然啦,我是不会相面,相貌嘛也无法决定命运,否则演反派的岂不都成了坏人?说到这儿,想起金庸书中我的最爱段正淳,你说张纪中怎么也没想着找言伯伯去演镇南王啊,年纪也适合。他要以这正德的做派演出段正淳,那是绝对会让人相信:他的一句“小康”、“红棉”,是能让天下女子欲嗜之而后快或者与之生死相随的。
(啊,想起一件事,曲库里那段刘长瑜和言兴朋的“月儿弯弯照天下”是谁给配的乐啊,笑死我了,连架子鼓都上了,变成摇滚了,还“得儿……牙”,我边听边乐,想想都觉得滑稽,难免当年两位怎么找得准板眼开口唱的。唉,浪费了这么甜的声音。)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